金钥匙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冯发个人事迹

作者: admin 时间:2017-07-06 来源:未知
摘要:我家住赤峰市翁旗乌敦套海镇三道沟村,我名叫冯发,最后一次考试,那年我实在看不见,把桌子挪到黑板前,也看不见黑板上的字,老师用粉笔在我的桌子上写题,我在卷子上做题,...

      我家住赤峰市翁旗乌敦套海镇三道沟村,我名叫冯发,最后一次考试,那年我实在看不见,把桌子挪到黑板前,也看不见黑板上的字,老师用粉笔在我的桌子上写题,我在卷子上做题,那一次也是我最后一次考试,以100分的成绩告别了汉文学校,老师多次家访,让我重返学校,父母为了我的眼睛并不同意我去学校,我也消极,不愿去学校。从哪以后,慢慢的就看不清晰了,多次产生轻生的念头,经父母和亲朋好友的劝阻,选择继续活下来。
      三次大难不死
      1.农村有大山,上山搂柴火,有耙子和拖子,从山下去往山上的路上,有一个防水大坝,大坝底下有几十米的深沟,突然一下,好像扬子江心断缆崩舟,万丈高楼失足,一下掉入大沟里,自觉忽悠一下,摔倒地上,侥幸身下都是沙土面,要是石头或硬地,必死绝无,拖子耙子都摔碎,现在想起来都非常后怕。
      2.农村打机井,在平地,任何障碍物都没有,有几米宽几米长,一群小朋友在井边玩耍,我忘记了那有一眼机井,我正在往前走,一个小朋友拽住我的胳膊,拉着我,他说:“哎,井!”我一摸还差半尺远就掉到井里,井里的水很深,掉进去肯定点淹死,惊得我出了一身冷汗。
      3.那时农村能见到拖车,拖车就相当于汽车,农村小朋友见到了汽车,都好奇的去汽车跟前观看,汽车开的很快,没成想那有一个岔路口,看的见的躲开了,我没看见,跑到了车边上,基本就挨到车轱辘,把我吓得大哭,司机下车后,把我揪起来,就要打骂我,老乡们都说:“他的眼睛看不见。”司机说:“你找死!”气的骂的就开车走了。
      经过三次大难不死,那以后我父母就不再愿意让我上街,我也不想去街上了。我平时对种地很有研究,那时用牛拉犁杖,有的点种子,有的撒粪,我顺垄沟拉簸梭,另外,农村有二阴地,别人不敢种小麦,我和我父亲商量把我家的地种上小麦,老百姓说:“你不能种,种上都点喂家雀。”家雀就是麻雀,我不听那一套,到秋麦子收了,老百姓一看,第二年全都种上了麦子,第二年我就改种了香瓜,一亩地用香瓜换麦子,一亩地本身能打500斤麦子,我就用一亩地的香瓜换了1000斤麦子,种地也要掌握技巧,那时我听收音机,一要下雨我提前两个小时就能知道,只因一打雷收音机就沙沙响,雷越近声音越大,听到响声我跟我父母说,一会儿一定有雷雨,他们不信,想晴天哪来的雨,不过两个小时,真的打雷下了雨,他们对我挺服气。种地也点观察天气变化,要是上午种完地,下午下了雨,苗出的就特好,雨后种没有雨前种的好。而且我还能做饭,把锅碗瓢盆铲子勺子炊梳,刀都放到指定地点,又不耽误做饭,又不耽误做菜,甚至比正常人做的还要快。
      我还搞过养殖,那年养兔子,养了100多只,一天下雨很冷,我跟我父亲说:“这天把兔子都冻坏了,不然咱们把它们搁到炕上。”没成想搁了一夜,第二天就死了好几十只,没超过三天100多只兔子全部死亡,那时我一点信心都没了,父母劝阻:“家称万贯带毛的也不算。死了就死了吧,你还可以搞别的。”然后我又养了鸡,有养鸡的场地,鸡窝有几米长几米宽,鸡窝里有门,每天我进去用手清理鸡粪,鸡粪可以养猪,不过用鸡粪喂出来的猪,猪肉不好吃,养鸡总算不赔钱。
      然后我又开了小卖店,那时也没有钱,我多次上镇政府找到民政助理,他借我500块钱,他说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。然后我开起了小卖店,酒和烟从东往西排,比如有几样酒,东面是最贵的,西面是最便宜的,依次排开,烟酒都是这样排放的,有些东西可以按斤称出来卖,掌握钱分大小薄厚宽窄,新钱旧钱,开小卖店开的也很好,那几十年之前,一个月能赚200块钱,几个月之后我把民政助理的500块钱还给了他。可惜好景不长,有几次我发现我的零钱见少,不知是怎么回事,我觉得肯定是被人偷了,有一天我正在坐着,总觉得拦柜的门一响,我觉得好像有人进来,我就慢慢的走到了门的旁边,静静的听着,感觉从里面又走出了一个人,到了门边上,我往下一扑,一下把那人抓住,那人吓得哇一下就哭了,抓到以后,我一辨认发现是邻居的小孩,一只手抓着一把零钱,那时我真想揍他,一看是邻居的小孩,我把钱要回来,然后放他回家了。我感觉到非常痛苦,从那以后有一些不务正业的人,他用硬铁丝,带着尖,可以从拦柜外面把烟扎走,然后,我就想学点技术,从收音机里听到,学习这个推拿按摩对我非常适合,我也想学点技术,谁也偷不去抢不去,靠自己双手,随身携带。那时,我在农村做班车,就是现在的客车,常往赤峰市政府跑,坐车虽然很困难,几十里地去坐车,在市政府回来时,离我家20多里地的村子,有我们村子的姑娘嫁到那个村子,所以我在那里下了班车,摸索着走到他们家,求他们用小驴车把我送回去,以此多次。
      那一次我又来到了市政府,找到了民政助理:“这次你来的非常赶巧,正演着内蒙来两个老师招生,就看你有没有能力。”我进去见到了两个老师,我现在记得非常清楚,一个男老师,一个女老师,两个老师都姓田,他们问了我,我说了我的情况,他看了我的体质,说了一切,他也很感动,他说:“别看你是农村户口,虽然我们只招收城镇户口,不招农村户口的学生,但你这个破格录取,回去去等录取通知书吧。”我听了千恩万谢,那种心情,语言难以表达,回到家里,我跟父母说,我要上内蒙学习,父母说:“你这不是干的挺好么,干嘛还要去学习?今后你开个小卖店,再有你兄弟姐妹照顾你,你这不是挺好么。”我说:“不,我点学点技术去。”
      真正接到录取通知书时,我父母意识到我真正要走了,要去学习,他们找到了我的姐夫,把我送到内蒙按摩培训中心学校。到了学校,我如饥似渴的学习,学习非常优秀,别的同学吃馒头,有时不吃就扔掉,可是我晚上打了三个馒头,还点留下一个,等学习到半夜十一二点再吃。有的同学吃方便面,一次可以吃两袋,可是我为了省钱,一袋方便面匀两次吃。生活非常艰苦,为了给家庭减轻负担,靠着助学金,奖学金基本够我生活费,有的同学问我,:“冯发,你冬天时候怎么还穿白裤子?”只因春夏秋冬就那一身外套,不管什么白的黑的。
      学习过程中,每年的寒暑假,别的同学都用接送,我不用,就靠自己,有时买一个站台票上了车,到了终点,下车后,一看我没有买票,他们一看我是个盲人,拿我也没有办法,省下来的车费,一趟车就够一个月的生活费,要搁现在,你不让我买票我都点买,那时没钱也不讲究什么面子。等到两年后实习时,我就如鱼得水,别人都找到好的医院去实习,我被分配到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光荣院,那里的员工有20多人,到那去,头一个礼拜还可以,给那20多个人按摩,过了一两个礼拜,有的好了,就不想再按摩,我想再过两个礼拜没有患者如何,我就自己想办法,礼拜天礼拜六别的同学都在休息,我就上车站广场免费给老百姓按摩,一天按摩几十人,一到礼拜一,这些人都到光荣院去找我按摩,因为我按摩时把地址都给他们留下。别人实习时,一天只能接触七八个人,我实习时一天接触二三十人,以此类推,每个礼拜六礼拜天都去车站广场搞免费,所以我那时,有给我送吃的,还有送衣服的,还有给零花钱的。毕业后,分配到翁旗中蒙医院,我上班第一个月,我就挣了1000块钱,然后我就给了我的父亲,那时生活也非常艰苦,我和我姐夫租一个小屋,冬天时候没有什么取暖设施,蒸馒头,就把面和上,放锅里一蒸,就是死瘫馒头,做点萝卜汤一喝。到冬腊月冷的时候,我的姐夫回去,我就靠打更的老爷子,我将就着跟他在一起吃,晚上硬板床也很凉。
      到了腊月份,我又有了几千块钱,我家弟弟结婚,拿了我几千块钱,而且给我打了欠条,最后那欠条早已无影无踪,农村困难说是借好听,实际就是给他一样。到了第二年春天,我父亲又上我这拿钱,说是买牛种地,然后我给了他一千块钱,因为我小弟学的是理发,我说回去你可千万别用这一千块钱给他开业,一旦开了业,你就没法买牛,你就没法种地。我千叮咛万嘱咐,我说:“哪怕咱们种完地,把牛卖掉,再给他开业。”父亲回去没听我那一套,心一软,给了我小弟开了业,没到一个月,就关了门。然后我两个弟弟,两个姐夫,都上外地搞副业,父亲在家种地,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,五月份天气很热,再加上活计太累,突然在山上得了脑出血,没等拉到镇医院,已经咽气身亡。我听到信儿,真好像晴天打了霹雳一样,我马上回到家里,给他花了一千块钱买了最好的棺材,求邻居亲朋好友,把他发送了,等到都把他发送了,我的弟弟和姐夫才回来,做为一个盲人做到了就是正常人也难做的事情。那时我父亲欠了银行一万多的外债,都是我还的,那时的一万块钱点顶现在的多少万,父亲过世后,村长去给分家,我说这个家不用分了,最近让我母亲先跟我弟弟,等我在城里买了房,我就把她接过去。现在我母亲已经八十岁,一切都我承担养活的,她一天非常开心,她从年轻时候就有气管炎,在农村比她气管炎轻的,早已经逝去,可是她不接触这些油烟,冬天不让她出去,要在农村烟熏火燎,早就没有命了,我母亲现在非常健康。
      然后我又在旗县开了店,像大阪敖汉元宝山,在元宝山开店时,非常难,开业半个月,一个人没有,我和我的爱人吃饺子一次吃两三个,都吃不下去,在我隔壁有一个搞中医中药渗透,他每天好几十人,他也治疗颈肩腰腿痛,我的店里一个人没有。有一天,从他那屋来了一个患者,还跟他们是亲属关系,他得的是腰间盘突出,治疗两个月,不但没有效果,反而厉害了,上我那屋找到了我,我一看是腰间盘突出,我说没问题,治疗一段时间就绝对恢复正常,他听了,他说你给我试一试,我给他做头一次,他就觉得好多了,连着做了三次,病基本恢复了百分之六十,这时他那屋的患者,逐渐的,今天三个,明天五个,都来找我治疗,不到一个礼拜,他那屋的几十人全部上我这屋来治病了。从元宝山干了三年,俗话说,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,我带着仅有的三万块钱,来到了赤峰,开了金钥匙康复按摩院,来这没几天,患者就从早到晚,早5点到晚9点,一天好几十人,十年如一日的干。
      到赤峰后,我接触第一个学生,家住松山区菠萝和硕,名叫郑学民,我们还有点亲属关系,没收他任何费用,跟我学了2年多,现在自己开店,一年挣十几万,已经成了家有了儿子,有一个美满的家庭。松山区水地乡,有一个叫李文瑞的,他想学习家还没钱,找到了我,我说可以免费吃免费住,到时候安排就业,他的父母和哥兄弟说:“还有这等好事!”他们非常高兴,现在一年挣三四万块钱,不但养活了父母还帮助了哥兄弟。元宝山区有个李明宇,领着他的女朋友,有时算个卦,捡点煤,维持生活,最后他找到了我,学习了按摩,学习几个月之后,开了店,现在每年收入,几万块钱,在市里买上了房子,有了孩子,组成了三口之家。元宝山区,有一个叫刘利民的,他在敬老院,有一天给我打来了电话,他说:“冯老师,我也想学习,一天在这敬老院,跟老头老婆在一起,虽然看不见,我二十多岁,也不可能坐吃等死。”我说:“那你就来学习吧。”他说:“我要从这里出去,再也不要回来,连吃饭的地方也没有了。”我说:“你来吧,我管你饭。”跟我学了一年多,自己开了店,还娶了媳妇,一年挣好几万块钱。敖汉旗有一个叫王海龙的,他的生活就是,哪家有喜事,给念喜歌,挣点零花钱。来我这里学习,就和要饭的一样,同学都说:“冯老师,他的身上满身是味,他在这我们就没法学习了。”我说:这样你让他回去能干什么,然后我掏了钱给他买了衣服,从里到外给他换了,又给他理了发洗了澡,学了一年多,现在在唐山工作,每年收入两万多。还有一个在敖汉,名叫贾二,智力不是特别好,问他家有几口人,他说四口人,哥几个,他说哥四个,哥四个都是谁,他说:他爸,他妈,他妹,还有他。学了二年,现在在唐山工作,每年工资两万左右,干的也非常好。翁旗有一个叫张金龙,领着媳妇,在北京要饭,要了一天要一毛钱,打听着找到了我,学会了按摩,现在在大阪自己开店,不但有了孩子,现在还要了二胎,买上房子。克旗有一个叫刘建文的,不管冬天还是夏天,他都用手去起猪圈的粪,把手冻的伸不开全不上,将近学了一年多,现在每年也挣两三万块钱。宁城有一个叫丛智慧的,他冬天在甲营子市场组个小屋,吃不上喝不上,屋里没有任何取暖设施,走投无路往电台打电话,让我听到,我找了他,让他学按摩,学会了按摩,现在自己开店,每年挣好几万。
      这些样的人数不胜数,有的马上要离婚,因为没有经济收入,经济来源,找到了我,学到了推拿按摩技术,每年挣上几万块钱,所以该离婚的也不离了。还有很多成了三口之家,很多的人,正常的哥兄弟不养活父母,都是他们养活。
      这些年培训的盲人,一两千人,光我个人拿出来的吃喝费这一项,就好几百万。让他们免费吃免费住,到时候百分之百安排就业。就业的去向,分布于河北省的唐山,承德,大连,北京,辽宁。凡是学习的都百分百白就了业。现在扩大到了肢体和聋哑,面向整个内蒙招生,我的理想和目标是:要向全国个省市招生,招收学员,免费吃,免费住,百分之百安排就业。
      我现在是内蒙盲人协会副主席,赤峰市盲人协会主席,红山区盲协主席,感动内蒙古人物,内蒙古全自治区按摩竞赛第一名,市政协委员,金钥匙康复按摩院院长,金钥匙按摩职业技术学校校长,金钥匙现代农业公司董事长,主任医师。受过国家两届领导人接见,习主席接见全国先进集体,胡主席接见全国自强模范。请广大群众以后多多支持鼓励帮助残疾人,人人献出一点爱,世界将变成美好明天。最后我在此向在座的各位表示中心的感谢,谢谢大家。

 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联系我们

电话:0476-8289958

QQ:1394200202

邮箱:1394200202@qq.com

地址:内蒙古赤峰市桥北201终点站中国石油北走300米路西
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
在线咨询

在线咨询

在线咨询

咨询电话:
0476-8289958
二维码

关注微信